成长与梦

夜夜夜夜:

答应了放1024的便放。

第二张原来的设想是在选手入场通道处的拍摄场地,无奈中间发生了一点不太愉快的经历,原本应该开放给公众的场地现在变成了私人球场,不得不另外转战实在是非常非常遗憾。好多想法都还没有实现,只当是下次再战的动力吧。

大图看起来没有小图那么有场景感,不过爱都在里面了。


偶尔想想,如果乐哥已经一冠在手,会不会就已经退役了。不过他还能奋斗,这样就好。

去摘下桂冠吧!

鲸川❀:

打架归打架,睡觉归睡觉。

总之大小眼真是让人把持不住(没有逻辑,我是一个人……大概)


快門★棄hanashi:

#後期嘗試##K#
宗像禮司 | 群眾新一

photography&後期 by 棄hanashi


後期方法探索中...無素材疊加
終身探索後期自然無痕跡向發展
——看的出來的後期不稀奇 後期無痕跡才叫真的屌!
↑↑↑真的不是為自己疊不來素材開脫嗎?!!!真的不是為了將來能直接發原片不後期找的藉口嗎?!!!!

嘛 反正我一直很羨慕能把素材用的得心應手的人 配色和諧不突兀 自己也嘗試過往酷炫的發展...結果發現摳個圖換換白背景大概就是我的極限了 更別說加什麼雨景效果讓皮膚裂開或者搞搞光影....那就只能安慰自己...往“後期無痕跡”發展吧....←_←【別安慰自己了你這個後期MADAO

别担心我不咬人w:

【涂鸦】

【超蝠】【绿红】

【关键词:火星叔】

性格严重崩坏注意* 脑洞一开就停不下来……画了这么多p累的要死要活的orzzzz(内有痴汉(火星叔表示心好累感觉不会再爱了

Rune:

之前看了《约会~恋爱究竟是什么呢》的小涂鸦。。。。最后一页画得笑出来了。。实在是太难画了啊啊啊啊啊啊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第二p本来是画了男主的,就是涂完妹子之后铅笔线都画完了发现纸居然受潮了,虽然草稿都没打直接画的不过也好心疼啊混蛋。。。lana我记住你了

男神大澡堂:

男神大澡堂备用号:

Honeybunny:

重温碟中谍系列的时候找来阿汤哥早年的照片看。其实很早就看过《壮志凌云》和《香草的天空》,但他的样子始终打动不了我,直到看到《夜访吸血鬼》。我能说比起现代装扮更爱他的古典扮相么。长发如天神一样俊美无比,而摇身一变又是魅惑迷人的莱斯特。虽然和安妮赖斯的原作相比,他的莱斯特似乎太矮太美艳了一点儿,但是一点没变的是莱斯特的万人迷属性。

SBSS the river on the sky

慕原:

序 登士敦的河




  我的故乡位于一个肮脏而隐蔽的村镇,空气中凝滞着叫骂声和牲畜浓重的腥臭。一条污浊的水沟隐逸地包围着嘈杂的村镇,悄无声息地缓慢流淌。那不是什么美好的地方,偏离村镇的中心并始终弥漫着刺鼻的气味,然而那是我童年一直徘徊的地方。


  我的母亲沿着登士敦的河流而来,这是我在她的疯言疯语中辨认出的讯息。于是便产生了我,一个悲伤故事的俗烂的结局。我不知道母亲是抱着怎样的勇气背离了自己的家庭,也并不清楚她是被怎样的生活逼疯。事实上父亲酒醉后的责打并不独特,在这样的穷乡僻壤,每个男人都格外的无知贫穷且暴力粗鲁。毕竟暴虐和饥饿总是如影随形。


   我是那样的环境下可以想象的产物,一个不能周到照顾自己生活并常常遭到殴打的十岁男孩儿。细瘦,衣服并不合体,白衬衫的斑斑污迹下似乎还可见当年精致的款式。深棕色的绒布裤子,在裤脚处不对称的挽起了两个蹩脚的卷儿。我想我长得无精打采,在父亲难捱的殴打中,曾经的我也常常有些激烈的想法,然而,伴随着母亲浑浊的目光和下一次暴力的到来,我的身心都变得渐渐麻木。我憎恨这种生活,而我弱小到无法改变。


   事实上,我并不知道我理想中的生活是什么样子,四周的人都是一样的卑微和贫穷。于是我幻想着母亲口中的登士敦。在她神智稍微清醒的时候,她总是不厌其烦地絮叨着有关登士敦的故事。我无法想象母亲穿着有内衬的华丽裙子的样子,毕竟她现在只有一条看不清颜色的围裙。然而那自然而负有丰富色彩的灌木丛和河畔的植物,乃至脸上带着苹果般红晕的少女,却不停地在我的梦中旋转。那样幸福的表情,我只在母亲迷离的时候见过。


   我一直在隐秘地打探着登士敦河,然而事实上它似乎并不存在。乃至在那些熟知并嗜好各种韵事的农妇的对话中,我都没有听到过一丁点关于它的讯息。于是在极度的渴望中,我带着仅剩的长条面包,开始了我人生一次不归的探险.




   我沿漫长的水沟,在我熟悉的灰暗景色中颠簸。这样沉闷的景色无边地绵延着,我的脚步沉重却坚定,带着我一贯的麻木。以致于当我注意到周身所处的奇迹之时,措手不及地深深抽了一口气。大片妖冶硕大的嫣红花朵,诡魅地摇曳在无叶的茎秆上,刺破了蒙蒙的灰暗,将半边天色染成一片血雾。空气中弥漫着糜烂的香气,身后亦是全无边际的花海。在仅剩的一丝理智支配下,我拨开眼前密集的花枝,奋力地奔跑起来,在血红的花海中划出一道宽阔的波浪。在这样无目的的重复中,奔跑疾速地耗尽了我仅剩的体力。我感到衰竭,却又在这诡香中获得了一种怪异的满足感,莫名的快感与喜悦充斥着我的神经,我想我几乎要发出呻吟了,以至于当我撞上前方的物体,仍没有感到明确的痛感。在我虚软地倒下之前,最后映入眼帘的是逆光中仿佛笼罩着金红光辉的身影,鼻息间多次洗涤过的牛仔布的清新气味,冲淡了诡香。暖暖地,带着阳光的气味。


    我所不知道的是,不远的河岸对面,莉莉。伊万斯伴着银铃般的的笑声在荡高的秋千上滑翔而下,而她红发荡起的如虹光泽,将不会再带走我的一生。




CHAPTER 1 时间的少年(正文请允许我停止使用第一人称。。。)


     Severus Snape 在晦暗的夜色中张开了眼睛,尽管天色让人沮丧,小木屋墙壁上的橘色火光仍让人由衷的感到心安。


     与小木屋不甚相配的清朗声音伴着颇有几分桀骜的语气响起,“这么说来你是醒了?”


     Snape产生了瞬间的愣忡,说话人的身形兼具着挺拔有力和少年独有的纤细线条,散发出有些神经质的高贵气息。他的侧脸和精致的深色卷发衬着质地柔软的纯白衬衣,却锐利的让人难以直视。


    “礼貌地回答他人的提问是最基本的礼节,"少年叹了口气,“不过我想我没办法要求你这么多。”他有些无奈地坐在了Snape的床边,Snape几乎是本能地向后蜷缩。于是两人自然的产生了一段尴尬的沉默。 


     少年用难以理解的可以称为非常悲伤的眼神注视着Snape   ,然而那种情绪在他眼中转瞬即逝,Snape觉得那或许是自己的错觉。


—++++++++++++++++tbc++++++++++++++




四年前发在猫爪的,忽然觉得我年轻时候文笔还挺好的......,

『.逃離°地球◆』:

【 純情ロマンチカ 野分X弘树 】

老图。

PHOTO  THX  皇刹

草间野分 (くさま のわき) ◎ 源雪  

上条弘树 (かみじょう ひろき)  ◎ 圣夜灵轩